Friday, August 15, 2008

Me, My Mom & Rainbow Warrior

回家小休, 慣例地攤在沙發上 Channel Flip.

媽問:"你唔去睇奧馬?"
我答:"唔啦, 自己又無得騎, 齋睇其實都幾悶..."
媽說:"唔係丫, 個陣我睇你比賽都唔覺"
我隨口話: "媽, 你以前唔覺悶,只因為你個女我有份比賽!"

入媽房找毛巾落沙灘時, 發現她放了此張相片在房中.



十四年前 Rainbow Warrior 剛從馬會退役, 是隻只懂拼命跑的傻馬. 不幸被編送至我們的騎術學校, 更不幸地遇上了我. 朝夕相處的兩年間, 教練教我, 我教他. 已數不清兩年間他拋我下地的次數, 也想不起他是否我尾龍骨傷患的原兇. 記得的只是曾經結伴走過他從傻馬變成馴馬的一段路.

照片是三年前探望 Rainbow 時朋友所拍下的. 當時他已經十八歲了, 大概是我倆結伴而行的最終回吧?

想不到媽不單找到照片, 更把照片放於房間內.

還記得以前每逢我參加比賽, 媽五點半便要起身打點一切, 六點半跟車入上水, 明知看不到 Cross Country 也會呆等上三四個鐘, 心中還要求神拜佛女兒不要再次"飛埋棵樹". 終於等到食Lunch, 死女卻只顧跟朋友玩又豈會理會她? Lunch 後又再多等兩個鐘等個女跳欄, 贏左就話歡歡喜喜, 不幸我只得第四, 又或是連 Clear Round 也過不了, 媽更要兼任啦啦隊為正在發晦氣或喊至豬頭的本小姐打氣.

Those were the good old days.

媽老了, 我大了, Rainbow 也大概上路至彩虹橋吧?

未曾跟 Rainbow Warrior 一同作賽, 是我一個少少的遺憾.

2 comments:

卡臣 said...

嘩!
妳懂馬術
佩服

GwenandIan said...

impressive!!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