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9, 2020

The Little Fox



一瞓醒,就見到呢個clip。

Thursday, July 23, 2020

厭惡性

週五吹閒水,我6點半仲有個call,一路講,對面個幫手就面有難色。我放低個電話時,佢話:「呢啲call我講咗過百個,諗起都想嘔。」

我笑一笑,爭啲想話Plumber does a good job, he keeps the shit flowing.*

某時,要有sales,就當然自知。石破天驚同執啲石頭生火,基本只差一線。

但係,某時想嘔,就反而係啲唔到自己理嘅嘢。例如,應用啲網上系統時,其實最基本要包括啲咩?每次用HKPC個網站交表,我都覺得世界好灰暗:完全唔明點解連cache都無?一次個要填完3項select晒啲文件,同製作緊server time out有咩分別?

後來,我當然係server timeout-ed,仲要填晒先知。但我等,相信每個程式編製者都係善良嘅,佢會出個alert比個exit route 我:server time out, click here to re-submit,然後,我所填嘅所有資料都仲係到..

嘻,你估公司真係請我返嚟發夢咩?

* 名句當然出自Charles B

交惡

「英國居然認真比BNO移居...」我話。
「你會去英國?」佢問。
「或者...」
「你唔係嚟X國?」
「上次你話,因局勢住埋一切,太唔浪漫...」我答。
「嗯...你係大象?」
「!?!?!」
「點解你咩都記得?」

--------------

「你睇吓呢隻Crypto...」我send條link比佢。
「個名好聽喎...」
「但你睇吓啲團員...」
「嘩...9成黃皮...」
「而當中有我嗰輩最『頂尖』嘅學者...」
「英國大學畢業??」
「香港大學undergrad,獎學金英國post grad。」我答。
「但我唔奉信名牌大學...」佢話。

我個心想冷笑,佢都不知幾鍾意自己間大學超alternative.

--------------

「咁即係,我哋要去英國?」佢問。
「係你話,如果我嚟,要因為浪漫。而我只有三餐一宿,咁我咪去英國...囉。」我答。
「依家我去英國住都唔易...」
「哦...」
「仲有,買crypto/start up唔係容易,你知唔知我睇咗幾耐先買Tesla?」
「哼,因為你要等隻嘢上咗Nasdaq先買吖嘛!」

🤬

Thursday, July 16, 2020

7月14

她說:「啊,生日的人要請吃飯啊!」
他答:「當然當然。」

後來,他提醒:「別太高調。」
然後她笑:「我易容好了。」

沒想到,她易容到家,似足變性人。
她說:「還在忙耶,你在樓下稍等?」
他答:「但,我已經到了。先見到面吧。」

她笑。其實甚麼都已經預先準備,香檳啦,氣球,蛋糕,連鮮花也有呢。

當然還有採光良好的窗戶,並附上不壞的景觀。

「生日快樂。」她穿戴整齊,依阿曼尼西裝的眼光。「要喝什麼?」
「有什麼好選?」他問。
「水。」她笑。「有氣的,跟沒氣的。」
「有茶嗎?」
「水仙?普洱?」
她的流俐,惹他狐疑。
而他的猶疑,惹起她自衛。

她拉開櫃桶,拿出尖刀,然後問:「怎麼啦?到底要喝什麼?」

咖啡桌上的花瓶叫他不安,紅掌似滴血的心,旁邊是天堂鳥。

他吞吐:「喝甚麼...都..一樣...喝跟你..。」
她皺起眉頭...

他說:「你喝甚麼,我喝甚麼。」
「但我喝香檳啊。」
「!?!你又說只得水?!?」
「因為我喝香檳,所以你喝水。」她笑。

「???」
「不然會被說成幽會呀。」她認真的回答。
「.............................」

「蛋糕?」他再問。
「零食。」
「鮮花?」
「酒店送的。」
「而你剛才在忙的事,是...」
「在泳池邊晒太陽呀。」

「都是碰巧?」他一頭霧水。
「當然呀,記得你在升降機碰上誰嗎?」
「你呀!」
「但你認出我嗎?」她不滿。
「短髮,太陽眼鏡,口罩,長裙,還有高跟鞋;你認得你嗎?」
「而我認得你呀。」她笑。
「.........然後?」
「你生日,請我吃午飯呀!」她笑「到底吃什麼?」
「中菜。」他答。
「3秒後生效..」她看錶。「3, 2, 1... 走吧。」

「到哪兒?」
「酒家囉。」
「哪香檳,蛋糕...鮮花?」
「統統不是中菜!」
「而正確答案是?」
「你‧決‧定!」

(Happy birthday my dear. 😘)

Monday, June 29, 2020

識字頭上一把刀

據我啲非正式統計,鍾意養車嘅男人,係比較喜歡養老婆。

人到中年,男子間所討論嘅,架新車已經行晒啲5年保養,而自己對邊間行啲咩service plan又有咩經驗。
同時,最識得同女人遊戲嘅男人,幾乎全線都會玩波子。總之,每個星期出去跑咗轉後,返嚟就唔知想tune咩,然後又唔知想換啲咩parts。

當然唔係想話啲咩,但新車落地,唔見一半,呢啲價值,唔通唔似婚姻咩?
當時要靠追,然後要得個簽名,之後,一隻戒指唔單止改變兩個人嘅關係-其他social/peer pressure亦都隨之而來。

然後,當然少不了service 同maintain。一如汽車: 第1年全包,第2到第3年唔包損耗更換,第4到第5年就只有service,唔包parts。

而根據法例,7年車,先要年年驗驗車。

如果世間真係有7年之癢,唔通又唔係因為,踏入第6年,就要面對service 同parts都係要自己承包?原本每年拎返原廠,佢話咩就話咩。然後每年比多少少,又多少少。到第6年,原廠開價話要以呢個價繼續。
「吓?講真?運輸署話每年驗車5百8,你同我講,入門級service係每年5千8? 當我係水魚嗎?」
就好次141可能$380都有交易。但氹個老婆一笑,$3,800都已經係出手太低。

政府指引列明:驗車係$580。

開頭,好多人都係咁面對車房。但到真係出去搵時,又有邊個真係求其去其中一間指定驗車中心,就真係比$580行得出嚟?

呢個$580定價,同李嘉欣當年所講嘅有咩分別呢?
「想搵個錫自己嘅人囉。」

係香港,女性同你講有咩擇偶要求時,唔通會加個「識」係「錫」嘅前面?

對幾多人,個「錫」字係代表偏袒同縱容?以因為誤解個「錫」字,又叫幾多人忍讓,甚至垂淚?
但多個「識」字,係咪會先問於「知」呢?

就好似拎㗎車去車房,好多人都仍然先諗間車房誠唔誠實,但就唔會先睇下個師傅有無啲咩教到自己。面對感情,好多人仍然先著重於個對方有幾知道自己籠嘢,但就好少望吓個對方到底知道世界上嘅咩嘢。

就好似,個小三好似好知道自己心意喎。例如,會挑逗,會勾引,會用兵,真係開正自己啲甜味喎。

而真係呃到你嘅車房,又點會唔係先讚你呢五年保養一流,然後先搵啲最平凡嘅嘢開始叫你比錢?例如偈油/brake皮?甚至連換軚,都識叫你將兩條兩條咁換,咁會慳錢啲?

你時間有限,先係重點。如果你去多幾間車房,你發現好似你呢種戇居佬,年中都最少三幾千個。如同啲小三見到啲動搖嘅男人一樣。

但個小三對世間又有咩理解呢?不外乎係:男人對個女人照顧時,就會俾錢養囉。車房嘅師傅都只係望住:條友想錫車自然會磅水。

但又有幾多男人係第5/6年時問下自己:係喎,都5/6年啦喎,為咩我連個new owner kit都未揭過?(兩個人嘅生活,係咪應該有啲咩嘅交流為理想呢?)

於是,某時都唔想吓吓話啲人哋角色扮演,而唔追求最真實嘅一面。因為,如果出到嚟要似Kate Middleton,但係床上又應該似Marilyn Monroe嘅,個啲叫Bipolarity。

正常人係應該先問:福特汽車公司自1903年成立,咁多人都仍然希望擁有呢?

又或者,點解仍然有人渴求vintage car??

某時,我好記得係紐西蘭見個㗎粉藍色嘅古董車。45年車齡,一手車主。而個位太太嘅無名指上,有4隻戒指。

4隻指環嘅設計,都透露住各自嘅出產年份。

而個㗎車嘅設計同保養嘅簇新,都叫我對保存掀起另一層想像。就似在自問:「1萬年不好嗎?為甚總是執著於50年?」

而類似角力,居然已經消耗半生。

廿一世紀嘅整整一百年,為咩咁多人試圖以一夫一妻表達文明?


Tuesday, June 23, 2020

薯D

噚日我問麵包:「你有無睇日蝕呀?」

佢Eh咗3秒...「歐洲唔係觀賞嘅經緯...」

我:「咁你可以睇live或video咖嘛...」

然後我再問:
「咁,即係,太陽同月亮嘅移動都係真時,由於位置,你同我都會見到唔到嘅景象?如果係咁嘅,點解對於消息,資料,甚至知識,有人始終想統一環球嘅景觀呢?」

「小姐,你個地球,到底係咪圓㗎?」
「吓?我唔知喎。感覺上係嘅,因為,要有氣流嘛。」
「......薯仔。」
「???」
「係薯仔。」
「你話我薯?」

「我係話,個地球係類似薯仔嘅形狀呀!!」
「所以先有地心吸力?」

「你無謂諗啲咁深嘅嘢...」
「吓?我淨係問緊:『地球嘅形狀如何引致物體嘅移動。」
「香港已經4點幾,你去瞓啦,唔好問Astrophysics啦。

「吓?明明係你指地球係薯仔型狀先!!!」

然後今晚唔知講咩,我又撻咗句出嚟:
「源自你唔願意接受我嘅世界可能係Flat嚕。」

「OK。我會接受或者係似個盒。」
「啊?妥協?」
「意思係2D,或者3D。」
「咁薯仔係幾多D?」


「你乖啲,聽話啲,唔好再問多啲。」

(👀佢講我咪唔駛問囉。)

Wednesday, June 10, 2020

Orderly as top fit

噚晚寫:資本帝制後勁強。今朝瞓醒時,我寫咗呢段:

「桂林唔知落咗場幾大嘅雨,浸咗大半條行車天橋。畫面詭異,網友笑Top Shot似足航空母艦。我笑笑。下一篇,已經笑唔出:香港巴士下層車箱水浸。

『大概,避忌於某國二字,是無止境的天災或人禍,實在磨人?』

而我當然不知,到底是什麼自尊,或自省,才叫某些人必須以國之名染指他人。

某時,甚麼國或不國?身份??我做份工,仍然無得抱怨- 若然出錯,我就唔係人。聖人都有錯,因為聖人可以錯。

我同聖人嘅距離,就係佢再錯都係啱。」

「空姐吳嘅Viral出現眼前時,我記起佢係高院外嘅發言。個種『對過白人橫砰砰』嘅『韻味』,忽然令我有半點幸福感。

於洋人可以擺款嘅年頭,尊重或禮貌,居然曾經on the offer。而香港人,竟然因此可以要求自己先抬起頭,唔好彎底半條腰扮哈巴。

若然「施比受更有福」,哪大仁大義,出自於那口唇?然而那嘴臉,一看就知吝嗇成性,叫我記起只拿不給。」

食晏時間,得知國泰變民安。心中有氣,之前卡塔爾航空言明可以注資,國泰話無需要。如今,居然破天荒由政府出手持股。心中嘅哀怨,已經係暴升:就算個個都知卡塔爾係紅,但市場事,市場了。明棟大家嘅,由匯豐開始,到渣甸怡和,再到利豐,甚至Bossini。

於是我嬲到出Post問:是「再見我的白領」第一季嗎?

傳聞國泰業績無大問題,只係揩「炒燶期油」。我失笑:「當真?以公帑購入國泰股份,以後國泰做境內推廣時,會唔會有利益衝突?」

當然無謂。

坊間有好多揣測,例如話國航已經持有29%股份,如果再收購,就要做public offer,同時會令股票急升。

所以借特區政府政府。

但我始終諗唔明卡塔爾係呢件事嘅角色。一隻可以用但又用唔到棋?

都無謂多諗。因為best case scenario係:紅資逼倉,國泰受狙擊,與其點都係有所失,佢寧願搏比政府。

唔知,無人知。但只係想話,2020年已經死咗好多港資。商賈值得大家討厭,但於小至1個department head都要孭head count時,點都要有班撚樣肯出糧。

對唔住,我自己係新樂哺咗半年,始終都無法扭轉啲咩。極其只可以話,我有份陪個60年嘅招牌走到最後。

最起碼,今次嘅所有不捨,都係真嘅。多謝新樂嘅每一個員工:you ran a very tight ship.

唔需要多解釋,只要係佢個場,就自然會知道。

然後臨瞓前,係中環嘅實時畫面。

Orderly?
Where




Tuesday, June 9, 2020

想唔駛做

如果話廚房好重要,咁其實雪櫃都好重要,再加埋Pantry同埋工具,先組合為All Star Team。

週五放工返阿媽到,食咗餐。星期六擘大眼就打邊爐,然後自己動手燉牛肉。瞓醒晏覺,又繼續食。之後同德國嚟個V-Drinks,嘻嘻哈哈搞到點幾去瞓。

星期日,居然朝早八點已經埋位做嘢。好珍惜呢幾個鐘嘅心無旁騖。

然而唔賭唔知時運到:一起手就做咗32個鐘。

48-32=16。每日瞓到6個鐘,有2個鐘頭食嘢同梳洗,仍然記得做Mask...

係自己空間,我始終感到平靜。唔需要諗今餐食咩,可以浸浴,同隨時可以敷面,都已經係日常嘅享受。

要求係咪好低?
但以每日做12個鐘計,唔需要化妝/見人/搭車/諗食咩,係每日慳緊3個鐘。

對唔住,票投remote work已經太多年。但遺憾我哋呢啲Social Living + Shared Economy孽種總係遇人不淑。

當然無人問我,但資本帝制後勁凌厲。

如果當初有人問:唔通人一世就只可做粒螺絲?
咁我大概會勸:唔溶咗你,改到佢要個款,就當執到。

始終想終日飽餐呀~例如以建立遮掩要做。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