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 2020

且行且莫失

曲終人散,落寞或落寞?那一杯生啤,令我遇見很多人,而我令他人遇上兩條狗。某些感情,於一個女生帶著兩條狗時沒受到欺負而起。開始喝生啤,是因為桂圓茶只賣廿幾塊,而我喜歡利錢。
無論如何,那個帶著兩條狗去喝啤酒的女生,如今欠了物證,失了狗兒,就只得自己,以及回憶。最後一夜,有幾人記得我的狗,這叫我感激。小酒館牽涉著符號、身份或地位,高手雲集,於他們其中,我極其只是喜歡與動物為伴的人。酒館在後街,旁邊是小公園,沒有行車。人少時,兩條狗可以自由探索,隨便走動。反正,一個口哨,8只小腿就會即時奔回。這個情況所衍生的各個畫面,已是享受。
當我暱稱為奶媽的酒保跟我說:「有時會想起劉少綽,掛念他的...行徑。」我無可置信哋望著她,小綽居然是以4維的存在留於她眼間。
我看著她稍紅的眼眶,拿出勇氣深深呼吸,止住自己心底激動:「世間竟然有人記得chubby。」
甚麼是chubby?
我所在乎的一條生命。
有人以生命去在乎,有人以在乎去接近生命。
有生命才有在乎的可能。
而在乎,居然,也在左右生命。
例如路線或路徑,影響景色。
甚至風光。
在乎與生命,居然是一雙。
只是想說,這批元老,體諒在乎。
他/她們以15年的生命,維持著一間利潤低微的小酒館。
人生如此多事可做,居然自找這種麻煩。
偏偏又惹起太多在乎。
或許,正是「在乎」叫我們遇上。
各自各的,不同類型,不限形式。
於「在乎」當中,就算偶有孤單,同情及體諒也會將之撫平。
連我,所在乎的不過是狗兩條,也居然找到知音。
若然因為在乎,且行而難忘的,會得到珍惜一眸,承其庇佑。
例如那個梳馬尾的幸福身影,以及兩條狗的笑臉,竟然因為有人記得,勉強止住記憶流失。
若然如此,得人記得,又已經是甚麼因果?
謝謝所有記得。

1 comments:

Morca said...

又提阿妹?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