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2, 2012

睡公主的圓滿

睡公主的城堡前是幾百個席地而坐人頭,我坐於邊緣位置,身邊放著皮包,用以為母親佔位置。忽然聽見一把童聲說「唔該借借」,我條件反射的抬頭,眼見一名中年女子以身體擋著欲往前排走的孩子,並咕嚕道:「你想到哪?你家人呢?前端都滿座了。」孩子扁著咀的往回跑至幾呎外的成年人旁邊。我倦極的將雙手掩臉,把表情都藏於雙掌之內。然後母親趕至,坐於皮包為她所佔之地上,同時眼見一家四口走至。爸爸眼見人群中有小罅隙,立刻趕兒子往空位走去。為兒的往人潮中前行幾步,停下,為難的回望父親。父親放大嗓喉說:「你問人唔該借借啦。快啲啦。」孩子低吟,可誰也沒有移開半分的念頭。「行啦,繼續行啦」父親又在高叫,語調中都分不出是鼓勵還是命令。孩子低著頭,鼓起腮開步,坐於兩位談得慶高彩烈的太太之間。太太們征征的望著這突如其來的小人兒,無言。為父的見大兒子成功爭取,立即往小兒子的背上一推,「到哥哥身傍去呀,快。」弟弟遵從,
惟位置不夠兩小兄弟同坐。「你問人唔該借借啦。」為父的又在高喊。小伙子被臉上顯示極度不悅的眾人包圍著,神情徨恐,小兒子欲走回父親身邊,被父親喝令「坐低,唔好郁!」然後父親又說「哥哥,後面有多啲位,你問人借借行過去啦。」大兒子一臉為難,我往媽身邊移動,騰出幾吋空間後,又再次頹喪得掩著雙臉。「你兩個快啲坐好啦。」父親鬆口氣似的叫道。胃液在身體內翻騰,我攪不清自己想逃還是想吐,其實我只想睡,好好的睡。隨著亞拉丁的主題曲響起,煙火在夜空上展媚,前一秒的現實就成了無關同癢的過去。眼前的睡公主城堡可望已不可近,而不知怎的,如今的我竟然希望睡公主永遠不用醒來,遇不上王子又如何?情深一吻不過數秒,雖又能保證他會讓她每天吃得好睡得穩?反正肉身長青,當過乖睡寶一直造夢著實也無可無不可。至此,我將雙臂套著母親雙肩,感激她容許我當過小小的睡公主:兌現了請我到迪士尼的承諾。雖然是遲了廿年。對的,我最喜歡被兌現的承諾。

1 comments:

laulong said...

將雙臂套著母親雙肩,我太愛這種感覺!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