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5, 2010

See you in 2010

零九的三百六十五天中,有三百天我都在睜著眼睛睡覺的狀態,許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又或是得過且過的下策,不得而知.盲目大概是生活在"盛世"的no.1 pre-requisites, 我如斯為自己開脫.

一零之始於戲院,看著半人獸的外星生物被圍剿,夜光森林被無情炮火摧毀,Waterproof的睫毛液終不抵缺隄的淚水,溶得一塌糊塗.脫下3D眼鏡後,我立即變成安安佳佳的同類.在冷清的上海街上遊走,男人笑我被荷里活下三流的情緒操控KO,噢親愛的,當無辜者於私利之前被“壯烈犧牲”,我的眼淚當然廉價得不值一文.但當想到菜園村即是港版Pandora,我又會天真的但願你我他都有勇氣成為“出賣自己人”的Jake Sully.

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娘是娘,但今天再哼,竟有一抹蒼涼湧上心頭.

自巴塞回來後,人正式大了一歲,生命不期然進入另一階段.當一度親證年青的靈魂無奈地被困於打敗仗的肉身內,全然地失去自主,意識仍盛,卻無法表達,我不禁對自由有了新的體會 - 我們無何選擇地閉著雙眼來到世界,然後又被遺反意願地閉著雙眼離開世界,當我還能控制張合自己一雙眼之時,裝瞎扮盲或認真認清其實也不過是一個決定.

一零年,我衷心希望每個人都能看到好多好多人.

而我,則要加陪努力學習珍惜眼前人. =p

4 comments:

Unreality 泡影 said...

"I see you"

周游 said...

祝你新年身心都愉快!
多寫啊!

Morca said...

新年快樂!

孜媽 said...

I see you.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