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3, 2012

牛邊邊


從前說在家千日好,我又點會覺。直至一個人孭起背包上路,才驚覺原來最思鄉的,是我的肚皮。青年客棧之內,獨我一個買些奇怪的材料回來。噢那啡式圓波是o舍?生根!哪透明麵條呢?粉絲。哪這紅噹噹一團的又是?那是南乳。對,然後我請一夥吃南乳粗齋。宿醉的週日下午,我那完全陷入混沌的腦袋肉體也會撐著上唐人店買豆腐大蔥旺菜,拼了老命也要弄窩麵豉湯,咕嚕咕嚕喝下一公升後,從胃裡暖至手腳,我甚至感到有一股動能遊走於血管內,讓我重拾生氣,充滿力量,足以將沙煲冷撐先洗刷好,才躺於沙發上安份的當上一天薯女。當然,我隔天捧著一碗熱麵熱粥作早飯,也讓哽慣乳酪麥片等冷早餐的老外們稱奇。然後我說,奇?找天上館子吃火鍋吧!奧克蘭自助式任吃店,一桌生料,牛骨髓豬大腸魚肚雞紅。喂,靠害呀港女?非也非也,只想分享一窩好湯的魔力已而。手切牛我都想你試,可惜無呢。

「喂靚女咁耐唔見整碟大牛BIN先啦!」阿叔如是大叫。鄰桌幾名壯男聞聲轉頭,我已學懂得無懼那滿有深意的好奇。佐敦地茂邊爐老店,我期待的坐於街上的摺檯接凳,抽著萬事發,呷著大藍妹,麻甩過前兩張檯的西裝男,反而身邊的老外得沉著應對此等環境。「一碟大牛BIN!」阿叔上菜是又再如是重覆說。我一瞄,油花平均分佈於竭紅色的本地牛肉,滿意的對著阿叔甜笑。扯,牛邊位,好多度都有啫。係係係 ,食左先講啦!

鬆化嫩滑鮮甜彈牙, 水準穩定,質數超班,連那個平日飛皮走肥的法藉老外也忍不著淥完又淥。 不過 地茂呢度」女友如是說。但親愛的,D野係咪好正先?「係就係,不過... 一大碟牛邊二百才,象拔蚌三百多,爆膏膏蟹三十蚊隻。 經濟實惠呢支地茂歌仔,香港都無咩幾多地方做到囉。潮流興保育,你咪當支持下本土文化囉,我話。但當她去完洗手間出黎扁晒咀,我就知道,再好食都假,我已經成為罪人。

唉,我鬼知佢會著對麂皮Carven Ballet Flat 出嚟咩。

又,呢度每晚由六點爆到十點半,十年人事幾番新,獨獨呢度旺場程度不變,座上客每晚三兩百,人流多食材鮮,食飽飲醉三百有找,還可以順道逛逛廟街,再到靈波街吃三十年老字號的麥米粥。老港情,遊客心,樂也樂也。


3 comments:

laulong said...

好正好正,食物正(其實我完全唔在行,味淡仲好),行文仲正,大有相逢意氣為君飲,繫馬高樓楊柳边的江湖意態!

Anonymous said...

睇完好想啤啤佢+烚烚佢添!

自由

C+ said...

Re: Laulong
呢篇太麻甩了實在!唉,但是我好溫柔!

Re: 自由
可以用啤酒來烚的!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