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6, 2010

離開不是為了回來

把總掣關上的那一瞬, 我嘗試說服自己, “離開, 不是為了回來.”

七年, 進進出出在這棟樓住了七年. 三樓住了年幾搬走幾個月又再搬到四樓, 四樓住左兩年又搬走年幾再搬返入去住多兩年, 差唔多.

每次搬走, 總係唔捨得將間屋比返業主, 於是靜靜雞Sublet比相熟朋友. 棟樓其實無咩好, 又舊又潮濕管理又差, 但窗口棵大樹, 石屎森林中, 如獲至寶. 窗簾我都費事裝, 阻住睇樹, 無謂.

大樹奇怪, 每年都係過左農曆新年先轉黃葉, 十日後開始落葉, 試過一次幾日無返屋企但又無關窗, 返到時, 大半個廳都係枯葉. 樹上唔見有鳥巢, 但唔知點解朝五晚五都有雀唱唱唱唱唱, 由太陽上山唱到落山, 日日如是.

每次死唔願訓, 聽到雀仔唱歌, 就知到差唔多天光, 係時候上床.

守住一個地方, 原來只係為左一棵樹, 諗落都真係幾On居. 雖然曾經一度, 我自以為守住呢個地方, 因為我等緊一個人返黎- 於是個年幾裡面, 我無放過男伴入屋.

終於, 請過一個.
黎左三次.
到而家我都唔知係可喜定可悲.

當搬運工人清好場, 我望住間空屋, 不期然做左個check list, 比對下過去七年既生活, 同當日搬入黎時所期望既生活有咩分別.

唉, 都過去左, 索性close 左個chapter啦, 不如.

假如下一個搬入黎既, 又係一個廿一,二歲既妹妹, 我希望佢知道, 呢間屋, 曾經充滿住天真, 期待, 笑聲, 生氣, 眼淚, 頹喪and so and so.

千金不換.

感謝曾經係呢間屋同我食過飯/飲過酒/睇過戲/吹過水/訓過/鬧過/愛過/痛過既每一個人. 你地同呢個空間, 已經成為我生命裡重要既一章 - My 20’s in Soho, Hong Kong.

離開, 是為了開展下一章節.

另一個時空再聚, 我靜待.

1 comments:

virgil said...

C+:

我也年青過....
離別一個人,一處地方,一件物件,
都不期然會帶點感觸,感動,感覺。
到底,人非草木。
勉懷過去,自不然會躲在一角流淚。

大學時,曾經見過一位女同學,當其他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地執拾,
她卻坐在紙皮盒上,把舊日的箱簿一頁一頁地細看。
當時拿著紅白藍大膠袋的我,直覺地覺得:on 居;骨子裏卻感到頗
romantic,不過我不會做,頂不了。

不竟,一些人,尤其故人,在舊居中的事,就更令人刻骨銘心。
夜深,在陽台吃雪茄,吞雲吐霧,四周靜謐,微風輕飄,小雀在漆黑細唱,這時,往事怎不能在腦海中浮現。一陣鼻酸的感覺,隨着輕煙
擁上來,少不免會使眼角泛起點點淚痕。

人大了,煩事多,閒暇少。
下回你搬屋、搬廠、搬寫字樓,
大抵只餘下四個字:「妖!攪咁耐!」


順心
翁笑 〈給年青人的信〉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