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9, 2021

Friends Reunion

 當I'll be there for you再響起時,我居然慣性伸手去按 FF。自己笑咗半秒,也當然感慨。

Friends Reunion 1:47分鐘?15分鐘後,我發現,於我自己,都居然係one night only:就如此一晚,我重回到二十歲嘅時候: 還能夠一同笑一同哭,不問是非對錯,還能夠對難過說不。

節目完咗之後,我居然希望,再打開電視時,世界仍然係我所認識嘅:例如年輕縱然不羈,不過因為打拼難避。男男女女聚埋,迷茫難免,但友誼好比親情。然後,白手起家又算甚麼羞恥?不依賴父幹或母護,才算正途。

然而,電視所推介著的,是打疫苗會贏巨獎。

早幾年,居然有人拿Friends出來鞭屍,說這是white supermacy。

我失笑:3位女主角都是「藍領」,真要製造傷痕,為甚就只從膚色著手?

這當然是荒謬。第九位Charlie出現,是女博士,膚色黑過你我的頭髮。美貌與智慧並重,叫Ross & Joey爭風吃醋。

這好算White Supermacy?那十年,幾個writer,逐步開化社會風氣。

如是者,恕我戀舊。如果行事不鹵莽,而崇尚勇氣好叫「舊」。

因為,今日若有3男3女走在一起,大概必須互相消費,情色恩怨新仇舊恨層層串連,才滿足到偷看癖的心態。

而這一套了無深度的幼稚喜劇,於各大平台上,至今有1000億點擊率。

於播映時,每周平均有2500萬觀眾。

歷時10年。

三位製作人於90年代之時,均為名不經傳。

Wednesday, May 19, 2021

是日紅日

 五月,Notion終於出APi。我個心乸一乸,,望穿秋水2年,更堅定咗我對Airtable嘅信任。見大家係咁試intergration但自己連睇都無時間,就感覺自己好似錯失咗某啲。

點知噚晚,Adalo又話係Series A 籌咗8球美仔,我個心都好忐忑:呢一年, adalo有時真係bug 到飛起,有段時間,我甚至覺得佢係overclaim,但,個大方向係做intergration base嘅dynamic content...

然後唔知點解,20年就好似比個叫電商嘅黑洞扯咗入去。

但我其實想話,經營係cognitive,workflow唔update嘅,就會一闊三大。

就好似Airtable,我係連計數機都唔需要,甚至連Sum = A1:A19  呢啲syntax都唔駛落。只要highlight 個cell,就即刻有display。

到每日要面對200+ entry時,呢啲先係真‧貼心。

就好似有時我同啲客傾,個個都追function,想要ABCD,但我自己每日都仲用緊google搵嘢時,見香港啲網站,係連tool tip 都好少用。

然後我自己笑咗笑:「都係嘅,如果用platform嘅,又點可以做到tooltip呢?」

無,都係嗰句,由零到無,係好exciting。連domain都未有,到啲料上晒,係65% completion。但,要做到真係好,係要堅持到去85%+。

嗰20%,其實好艱難。因為所需要面對嘅問題,除咗自己知外,其實有咩人會太Care?

就好似最近,我用deliveroo,佢個cancel order button,係㩒完就出個error message。呢個情況,我係某酒店嘅membership redemption site都遇過。

然後我諗:如果個site使用量好低時,就算個flow 真係break down,個button 係假嘅,又有咩問題?

啲客會自己打去CS,然後就改咗做人手處理。

成本效益上,呢個可能係最有效嘅方案。
尤其有咩老闆會比錢出去解決in house IT做唔到嘅嘢?

自己忽然苦笑,遇著呢啲情況,殺人放火都唔等於有解決方法。
尤其自己唔識落手改時。

咩都肥,今日紅日,忽然多日假,我諗諗點算先。


Sunday, May 16, 2021

大胃高拍C

曾經有人話,比人用光𥋇醒,係好痛苦嘅事。但我成日覺得,比氣味搞醒或搞到瞓唔著,係更加痛苦嘅事。

有一段時間,我夜晚瞓覺前會開麵包機,然後自己會比啲麵包香味叫醒。

呢種幸福,類似朝頭早一落廚房聞到咖啡香。

對於氣味,人總係好奇於來源。
不論係香,或臭。

最近,新任車奴嘅我,為咗準時入錶,已經維持咗兩個月於7:52am起身。

而要保持呢個紀錄,當然亦需要準時瞓覺。

維持呢個習慣,代價其實好高。已經好多次5am醒過一秒,但眼瞓到唔記得自己要出貨。

但,唔緊要。我覺得呢種作息有利於穩定。
所以連酒都減咗。

當然,我唔要求全世界遷就我。
有時朋友想去玩,我都會做陪客。最多book 埋房比佢哋,方便我瞓覺。

話說,前幾晚,我卒之攰到連嘢都無食,都已經瞓著。

過咗唔知幾耐之後,我聞到一陣食物嘅味道。
個肚居然即時叫餓。

但對眼瞓,又無力抗拒。

「你要唔要食嘢?」有人問。

然後,過咗唔知幾耐之後,我嘅餓,終於戰勝我嘅倦。
當食嘢個嗰已經扯緊鼻鼾。

我已經無熱食,我又無力抗餓。爬去雪櫃,見到包朱古力,好似寶物咁。塞兩粒入口,就爬返上床。

第二朝。
八點搭四我已經入完錶,買埋早餐。當然需要沖茶。

「啊~好香呀,有咩食?」有人問。

我心諗:「係哩,人係會比食物氣味叫醒㗎呢。」

「點心。」

佢轉頭,嘗試繼續瞓。我當然開餐,就算知道會擾人清夢。

佢當然瞓唔返。
因為個肚話咗餓時,點會瞓得著?
(否則,減肥為咩會辛苦?每次餓時去瞓覺,咪唔需要食嘢囉)

卒之,佢決定起身。

「我發現自己醉咗之後有個pattern。」

我呷咗淡茶,等佢繼續。

「就係我醉咗之後,會食呢個麵,然後,第二朝會肚屙。」

我呆一呆:「醉咗食辣嘢會肚屙唔係pattern,係化學作用。」

然後又忍唔住:「但你係有pattern。個pattern係: 醉咗就去買辣麵,whichever 辣麵that you find,但買完唔你唔會食,因為要煲熱水。最後,就係留低啲麵。」

佢懶cute咁笑咗笑:「但我尋晚食咗雞髀啊。。。」

「我‧知‧啊!」

「你知?」

「我‧梗‧係‧知‧啦。今朝瞓醒,條屍駭都仲係檯面。」

佢有啲尷尬咁笑咗笑,我忽然遺憾自己起身起得早,清理咗檯面上啲雞髀汁。

我:「你一陣走嘅時候,唔該拎埋兩個麵。上次我已經哽咗兩個,我唔想再哽。」

佢又笑咗笑,開始食「早餐」。

我心諗:「係咪神奇過魔術?帶兩個杯麵嚟我度,瞓醒一覺,就變咗大榮華嘅燒賣同糯米雞,仲要搭埋陳皮普洱。」

-------------------------

對唔住,真係好無聊。

所以先要記低。

隨文送圖。



Tuesday, May 4, 2021

生活淡淡似是湖水

 家母是日輕輕一句:

「轉眼三年。」

大概有些愛仍然存在。

---------------------

至於未死個啲...

某:「你做緊咩?」

我:「做緊嘢...」

某:「忙?」

我:「嗯。」

某:「哦...我趕住開會又搵唔到車位...」

我:「我津貼你一百,你擺入停車場。」


幾個鐘後。

某:「你幫我定咗嘢未?」

我:「未。你,等多幾日啦。」

某:「點解?」

我:「因為噚日有flash offer,多5% discount。今日無。」

某:「5%即係幾多錢?」

我:「$90幾㗎...」

某:「.........」

我:「.........」

某:「今日泊車個一百蚊,你拎去訂嘢喇。」

我:「唔得。」

某:「?」

我:「我信個flash sale會再出現。」

某:「.........」

兩個未死嘅成年人,居然係同一日,各自孤寒一百蚊。

呢啲係咪叫:

「找死?」

Sunday, May 2, 2021

女賊

話說,星期五放工時間,有兩個女子入咗個檔試嘢。

咩都試。戒指手鍊耳環,淨係款都試咗十幾款。

跟住拍吓籮柚就走咗。但個檔仔,已經亂七八糟,試過嘅嘢擺晒係檯面,啲盤又錯晒次序。

後來,兩個女子坐低打邊爐,講起啲八卦嘢。
講八卦,當然要一邊講,一邊玩吓頭髮/戒指/頸鏈先夠型格。

「啊~~~」其中一個尖叫。
「點解我有頸鏈玩㗎?」

一望,原來唔記得除低頭先試嘅其中一條頸鍊。

「點算?如果人哋報警我點算?」如是事主就打比同事,叫同事早返嘅話,通知聲個展商。

第二日,事主就將條頸鏈用gift box 包好,just in case個檔主仍然懵盛盛。

檔主見到事主,居然係友善哋打招呼。
「嗨,點呀?」

事主望吓佢個樣,好似仍然未忽然唔見咗件貨。如是就遞上個gift box:「送份禮物比你。」

然後轉身就走咗。
畫面類似女學生對男學長係情人節送朱古力咁上吓。

後來,檔主話:「假假哋都係鑽石鏈墜吖~你咁都比返我?」
事主答:「如果係禮物,一定要gift wrap㗎!」
檔主再話:「唉,仲等我以為我幾十歲仲有運行。。。」

大家大笑。
但同時事主疑惑: 自己係咪有盜竊嘅天份?

事隔兩日,事主見展覽去到尾聲,靚錶賣咗9成,不如推銷吓啲手鍊。

於是就同老闆講:「我開條做display」就隨手帶係自己手上。

曲終人散後,事主先發現條display手鍊仍然係自己手上。

於是,佢影張相同老闆匯報:

「賊性果然難馴啊~」

Monday, February 8, 2021

 上星期食藥,一翻開書面,芳方二字映入。我立時大笑,通知LousyMa如今要睇方芳擔正,我唔認阿姨都唔得。


不出幾天,就見到小表弟。當大嘅飲飽食醉,佢先放工返嚟,仲帶著一臉倦容。


我居然感到肉赤。

(是因為我會肉赤啊!?(笑))

即時想用大媽腔說句:「他不過是個孩子!」

對,六呎高,體重80公斤,已經大學畢業,連女朋友都換了第X次...

都仍然只是個孩子呀!!!!

什麼狗屁工作將他勞役至此?(怒)

我居然可以如此滑稽。於「出來做嘢係咁」同「出來做嘢唔一定係咁」之間,老女人如我又點好隨便開口?

尤其呀,孩子身邊坐著美媚,還會挑可口的德國白酒。

而我,當然只係有口話人。話自己時,仍然妄想著每天不停站工作18小時。於大家準備著農曆年時,我就已經望住Q1嘅KPI: 進修速度嚴重落後,出貨進度未如理想,但Q3已經要開始準備。

但望住自己時,我會唔會肉赤呢?

或者,仲會因為小表弟肉赤,多多少少係同時代有關。

我廿幾歲仲算叫做有得玩。

佢大學畢業出嚟,先係運動,再嚟疫情。

有時差啲想話:都唔好話呢個係自己表弟。


Monday, November 2, 2020

且行且莫失

曲終人散,落寞或落寞?那一杯生啤,令我遇見很多人,而我令他人遇上兩條狗。某些感情,於一個女生帶著兩條狗時沒受到欺負而起。開始喝生啤,是因為桂圓茶只賣廿幾塊,而我喜歡利錢。
無論如何,那個帶著兩條狗去喝啤酒的女生,如今欠了物證,失了狗兒,就只得自己,以及回憶。最後一夜,有幾人記得我的狗,這叫我感激。小酒館牽涉著符號、身份或地位,高手雲集,於他們其中,我極其只是喜歡與動物為伴的人。酒館在後街,旁邊是小公園,沒有行車。人少時,兩條狗可以自由探索,隨便走動。反正,一個口哨,8只小腿就會即時奔回。這個情況所衍生的各個畫面,已是享受。
當我暱稱為奶媽的酒保跟我說:「有時會想起劉少綽,掛念他的...行徑。」我無可置信哋望著她,小綽居然是以4維的存在留於她眼間。
我看著她稍紅的眼眶,拿出勇氣深深呼吸,止住自己心底激動:「世間竟然有人記得chubby。」
甚麼是chubby?
我所在乎的一條生命。
有人以生命去在乎,有人以在乎去接近生命。
有生命才有在乎的可能。
而在乎,居然,也在左右生命。
例如路線或路徑,影響景色。
甚至風光。
在乎與生命,居然是一雙。
只是想說,這批元老,體諒在乎。
他/她們以15年的生命,維持著一間利潤低微的小酒館。
人生如此多事可做,居然自找這種麻煩。
偏偏又惹起太多在乎。
或許,正是「在乎」叫我們遇上。
各自各的,不同類型,不限形式。
於「在乎」當中,就算偶有孤單,同情及體諒也會將之撫平。
連我,所在乎的不過是狗兩條,也居然找到知音。
若然因為在乎,且行而難忘的,會得到珍惜一眸,承其庇佑。
例如那個梳馬尾的幸福身影,以及兩條狗的笑臉,竟然因為有人記得,勉強止住記憶流失。
若然如此,得人記得,又已經是甚麼因果?
謝謝所有記得。

Tuesday, October 13, 2020

 Dear P,

有時我覺得自己好可怕。例如於誰都忙於撤離的這刻,我居然打算再留。

而這當中,居然跟男人有關係。例如,最近我同意你品味,又開始於你附近留意單位。

明明個多月前,我望著那個連入錶也要照顧的人。心忽然又軟。如果我足夠Carrie Bradshaw,那其實又有甚麼問題?都這個年紀,無法將我緊他連繫到到SATC的,我為甚不能當他們是文盲?

但流言蜚語是文匪當道時絕不該吃的虧!

於是我又在中半山找地方。有時悲哀,我幾乎無法於香港追逐盛世。價錢其次,質素太劣。遊牧太久的我,幾乎想說香港絕跡。

這一年間,於星街以外,我都幾乎走不到我。中環已經似傷痛,原本誰誰誰進駐,沒有三躺電話找不到的人。如今,似有某點沈淪揮之不去。以前誰需要理會誰是股東?如今老闆當道,是特殊的象徵。

對於中環,我明明記得那段不光輝的歲月:洋人的情婦,甚至妓寨。洋人陰陽怪氣,不三不四,但庶民美食也有成功案例:捱得過唐人與狗不得進入,自己置得下地方,守得著店面。

偏偏當燒鵝餐廳重開時,炒飯麵都已經要每位計。

某時,想起中環美食,淚就想滑下。年少時我也許氣盛,但始終喜吃。快樂不快樂,九記牛腩、龍記燒肉作午餐,有民園殿後。晚飯要暢快,有貴如牛侍候。夜蒲凌晨,萬花紅蓮香是頭陣。也未計消夜的翠華或機利臣街羊腩煲。

下午時分,若然走到泰昌,自不然會掏錢幫襯。

小學時,家母若然在中環辦事,合桃蛋糕或莎翁,她會買完帶著,待我放學時請我。

她喜歡牛油香味,撲鼻的油香,至今叫我難忘。早幾年自己閒時做點烘培,都會想問金罐牛油是否香港老秘。

那牛油香,喚起的記憶,甚至觸及油多。沒有金罐牛油,居然似缺失某點靈魂。

這,我居然承認。在外時,遇著善良的女孩,她們第一時間關心我的甜大牙。

「大街轉角有家港式麵包店。」這叫友好的推介。

原本,我沒有想家的。後來一想起哪種港式曲奇,中間有朱古力漿的,就想家想得窩在單人床上飲泣三天。

「還有小蛋糕以及紙包蛋糕。」我嗚嗚的泣訴。「龜包其實都好好味?」

OK,當然係無人明我講咩。但,某時,當某啲單純嘅小幸福不斷被剝奪。就例如,今日想食蛋撻,又可以去邊到?

除此之外,我其實都好鍾意食雞批的。

仍然覺得新發啲雞批係好食到我一個走入尖嘴茶記都係值得的。

大多時候,我居然就係咁卑微。為蛋撻或雞批努力或悲哀,甚至相信唔到Big嘅心地,無辦法說服自己Big 根本其實唔計較於Carrie。

如是居然又想翻開Natasha嗰一段,係,就算條女後生又完美,咁又代表啲咩呢?

但我始終都要叫自己保持清醒,嗰啲叫fairy tales。
而我,就算再咩咩物物,都只係個drama child。

Feeling like the weather,

C

 
Clicky Web Analytics